声色犬马.

点开看看呗!↓

可以叫子霂,子不语的子,霡霂的霂。也可以叫雪树(很久以前的笔名orz)可以叫老福特上的昵称……

没有cp洁癖,日番国漫都看了蛮多,狂推墨香和p大的文,凹凸全职一人灵契什么的都推!还有很多很多没看的东西´_>`如果有好的来推荐吧?有时间我一定会看的!

比较懒,学生,长弧,放假一般在,集训另当别论。人是话痨,还好相处,健忘。除了写写文,偶尔还画画图……反正都丑就对了quuuuq

欢迎小可爱找我讨论哲♂学,风花雪月,喜欢风雅,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都不care♬评论我一定会回复,时间问题而已……因为一直时间就不太够来着。

三次也追的……大概是个夹在次元壁中间的人orz本命有兴趣可以猜猜pushi/

有cp了,已经奔现了,勾搭还是可以的pushi/

以上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.

生姜不想吃香菜洗头膏:

A jin:

马住!

想吃锅包肉:

天哪一直以来我只会用勾线笔、水彩笔、橡皮和模糊工具((。 神奇的sai

黄金皮卡:

一杯温水37°:

微博上看过,转也转过存也存过,又找不到了。正好马克一下

寒さ。:

好厉害 转需。 

浅唱:

SAI仿水墨笔刷设定与教程:

我开始用SAI画水墨是因为受到当时仙盟的伊吹五月和WXH的CG水墨图的启发,还有在九州奇幻杂志上看到的张旺老师的插图。后来自己慢慢摸索也有一点心得,现在写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,同时也求点交流和建议什么的。

我并未正式学过国画,拿笔、用笔、笔法什么的更是不通一窍。对水墨的接触得益于小时候买的一本教画竹子的书,当时拿着毛笔照着步骤自己画了不少,现在则是拿着SAI和板子在慢慢摸索。

大家应该可以从我的画中看出基本功的差异。不过好在SAI有线条抖动修正功能(我一般开4-5)所以并没有特别糟糕。

前面是笔刷的介绍,后面是一些例图。最后两张里的四张图是差不多一年多前画的,那时候就想写篇文章总结一下水墨笔刷设定,不过之后由于种种突发奇想的原因把SAI水墨风格丢一边,开始画赛璐璐、水彩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图了……现在才能在大家的催促下写完这篇文章(*^__^*) ,也请大家多多提意见和建议什么的(*^__^*) 


PS:

以上的笔刷设定,除去水彩笔是SAI自带之外,其余皆由SAI的普通笔和普通橡皮变化而来(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下马克笔)。

材质包我是从这里下载的:

http://hi.baidu.com/anlssi/item/491db6da78bf94d9241f40df

各位也可以自行搜索发现新的材质包,或者自己制作什么的。

银杏雨【0729白起生贺】——180729.

【——这里是子霂,欢迎勾搭也欢迎捉虫、提出意见】

/这是一个随性的生贺短打orz,有点意识流了

/随便看看吧,算是我对白先生的一点私心了 @子赪

/最后沙雕文写手跪求评论小蓝手小红心!



印象里最深刻的,是钢琴房外纷飞的银杏叶。

金黄色的叶片被风温柔地卷起,在光线里,看起来就像一幅金黄色的画了。

伴随着悠扬的乐章,如何缠绵悱恻,如何藏匿青涩,都被匆匆抛却,只为了这分秒间的、令人怦然心动的温柔。

对于我来说,最初的一刻心动是什么呢?

是金黄色的、温柔的、属于我的、十六岁时候的、那场银杏雨。

可是那样耀眼的颜色,竟然不让人的眼睛觉得刺痛难受。只是恍惚间,感受到一种沉敛着的热切。

洋洋洒洒,起起落落,它们就这样承载着某些东西,纷杳而至。

在某个时候,带着一份稚嫩的心意,悄然再一次莅临我的世界。

跨越了多久的相聚,被谁用心和一腔的多年无处安放的柔情细细磨砺,才会既不显得冗杂多情,也不显得生硬尖锐。

“我很固执,一旦认定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放手。”

请你牢牢抓紧我,我们一起乘风前行,奔赴最后的真相,好么?

我的、白先生。

我的、学长大人。

“身体不过是心的容器。只有心……也就是灵魂,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。”

“而决定灵魂是怎样的,只有我们自己。*”

如果那是你所希望的,那么,我将会把它永远遵守。

会好好相信你,保护好自己。

请你,别离开。

我在风里,等着你。等着你再一次走近,牵起我的手,给我一个金黄色的,热烈而沉静的,带着银杏叶味道的未来。

相信我们,未来还有很长、很长。

“身体里的铁,只够打一枚钢钉,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,就钉在爱人的心上。*”

我愿意,把我所有的强硬,所有的坚定,打成一枚小小的钢钉,将我的灵魂,托付给一个你。

仅此,而已。

——2018.7.29.

*1:出自川原砾《刀剑神域Alicization  Invading》

*2:出自李庄《身体清单》

【科普向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

ΣΣΣ

重度嗜糖kala♥:

宿月灵风🌸:



更新,重转




叽叽的良心:







已更新,手动置顶_(:」∠)_








Enoch:















叽叽的良心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,为避免争议,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,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,将不定期进行更新,也欢迎评论补充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作者自我澄清一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作者自我澄清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关于营销的辟谣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推文一事的澄清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5/28新增)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:
https://m.weibo.cn/6352910928/4244672870255317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7/24新增)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073691828761'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094369844351'
 
关于“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”以及“墨香铜臭为陈情令编剧”的辟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看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7/25新增)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452735062367
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,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607132340815
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“复制浩然剑原文,将其人名改为魔道内角色”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业内人士为魔道是否营销一事辟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关于魔道卖ip给营销公司“新湃传媒”一事辟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请各位粉丝不要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与地图炮,不要在其他不相关的作品底下(包含但不限于小说、漫画、动画与B站弹幕)提起魔道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圈地自萌,理性交流,不要落人口实留下把柄,你们无意间说的一句话,责任都是由作者来担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马了orz

山有木兮:

马住!

Merlin.C:

带花少年打马过:

马住

🌖:

好强!!🐴

山吞:

奶粉钱呢:

荔•枝•枝•汁⌚️:

🥞糍糕糕:

太强了

白止:

?!

奥德丽先生♡:

m

安妮的橙子猫:

Keltham:

叶墨言:

颓插:

马了

san.芷羊:

太强了

🌟五氧化二凌🌙:

🐴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共从容(全)——180710.

 【——这里是子霂,欢迎勾搭也欢迎捉虫、提出意见】

/就是答应了这个人@木本无易 才写的仙苹这个cp

 

/沙雕脑洞凑合着看看吧orz

小透明求各位留下评论红心小蓝手quuuq

沙雕文作者嘤嘤怪夺舍上身XD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start——————

午后阳光正好,金色的光线里透出来一股暖意融融。

 

数月漂泊,已是踏过数重山河。

 

如今回到熟悉的林道,感受着光影斑驳,隐约鸟鸣,穿林风时作,凉意阵阵,不至于漫步时汗流浃背。

 

身上只背了一只袋子,驴蹄闲踏,嗒嗒作响,难得惬意。

 

魏无羡那小子,松泛扯着绳辔,慢悠悠走在后头,和蓝家的小子叨叨个没停。

 

也罢,不管他了,由着我闲的自在。

 

其实这林道我是记得很深刻的。

 

只要稍稍抬起头就能够看到被笼罩在层层叠叠云雾的黛山,能够看到被钟磬声惊起的寒鸦。

 

此时的光却太过强了些,微眯起眼,在缭绕的翠烟里,依稀已经可以看见隐约着模样的山门。

 

突然心里像是有些什么期盼一般的,不顾一切想要撒开蹄子向前冲去。

早点到就好了。

 

早点到。

 

嗒嗒的蹄响,曾响遍数重河山。

 

找到了平素习惯躺着的地方,赶开在脚下聚成一大团的白兔子,舒舒服服盘曲起腿卧好,方才听到远远传来的喊声。

 

哟,魏无羡还知道赶回来找找我呵。

 

切,手里还是牵着那个姓蓝的嘛。

 

呵,德行。

 

已经能够看见在天边铺展开的、火灼样的云霞,山河静好中传来嘈杂声隐约。

 

是金家的小宗主啊。

 

微微眯起眼睛,弯了背脊任由他安心信步而来,挑着姿势舒舒服服躺下。

 

黑鬣柔软,竟让我心里泛起一阵受用的、喜悦的痒意来。

 

夕阳下侧过头去看他的脸,只觉岁月鎏金,山河匆匆,经历了无数次漂泊的心里头,却总是为了某一个所在而不停的悸动。

 

你我奔走万程,归来时当披一身彩霞。

 

然后只愿寻着一个熟悉的地方,与对方求得片刻从容。

 

 ——the end.——

 

细数(全)——180702.

【——这里是子霂,欢迎勾搭也欢迎捉虫、提出意见】

/大概就是个集训里面放假匆匆忙忙半夜搞出来的更新orz

 

/昨天晚上激情肝了差不多一小时......低产无疑了......

 

/写得不好啦......多多包涵orz

小透明求各位留下评论红心小蓝手quuuq

沙雕文作者嘤嘤怪夺舍上身XD

 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start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谓回忆,是否不过茫茫洪荒之内,闪烁着的,紫流金样的,珍贵异常的某些东西呢?” 

 

长庚大概就会这样想着,想着。到那时候他的脑子里亦不必像从前一样装着整个天下了。耳根子落得清净,不必听得震耳欲聋的炮响,也不必辛辛苦苦为公务事绞尽脑汁想个没停。

 

旁人眼里看来,这甩下好好的皇帝不做的行为,仿佛颇有几分甩手掌柜的味道。

 

可他哪里还会顾及那么多。

 

“苍生于我,未免太过繁重,”他大约只是这样想着。

 

“我的心里,只要装下一个顾子熹就已经满满当当,餍足得不行了。”

 

等到他的子熹不做大帅了,放下那一面在漫天黄沙中不停翻飞的旗幡,卸下那一身仔细保养仍有磨损的重甲。

 

到那个时候,无论要他做什么样的牺牲,都要好好地和子熹待在一起。

 

他们待在一起,那时可以做许许多多的事情。

 

也许有时候他可以手把手教会他的子熹吹笛子,也可以躺在院落里或是草坡上看一看漫天宁静明亮的、没有战火熏染的星星月亮。

 

又或者什么也不多做,只是将卧房里的灯点起,任由那一豆昏黄灯火飘摇,斜倚榻上,跟他漫无目的地聊些什么,一点一点,细细数着一些关于他的,关于他们的,关于过去的琐碎小事。

 

等到他们不知疲倦聊了许久许久,镂花烛台上那只花烛烛心都燃到噼啪作响的时候,他就拈起桌上银光透亮的剪子,轻巧地一剪,烛花也顺着收刀的一声脆响纷纷地落下。

 

他们还要聊很久,一直到烛花散落成堆。

 

这时候长庚一定要搂着他的子熹在怀里,不要过分的耳鬓厮磨,只要夜间凉风透过轩窗轻轻地、缓缓地,“呲——”的一声灭了橙色的火,在黑暗中借着月微微的一点青白色光亮,小心翼翼而虔诚地吻上他的唇。

 

用长久的无声,回应他、告诉他,自己的心意,自己的执念,自己的……心魔。

 

告诉他,未来,自己还是很愿意这样一直陪在他身边,一起把时光慢慢都消磨。

 

数着还有多少的来日,在明媚的日子里,可以一同策马,看看江南江北——那曾经烟火熏浸的土地,是否如记忆中那般灵秀;看看西北大漠——散发着白光的、炽热的、干净的天空里,有极小的、盘旋着的鹰甲。

 

若是雨天,就可以烹一盏茶,用茶盖细细分去乳白色雪一样的茶沫,坐在燃着香炉的屋子里,透过窗,看雨一点点把帝京洗涤干净,看雨水下的一片葱茏。

看看太平盛世,看看所谓“清净的尘世”是个什么模样。

 

大概是,可以和心上人一起缓缓度过,不必奔波劳碌,担惊受怕了罢。

 

耳畔雨声渐渐远了,远了,像是轻轻地,一个什么人,近了,复又远了,终于了无声息。

 

房间里静得很,只剩下匍匐在桌上的长庚绵长均匀的呼吸,和隐隐约约的雨声。

 

顾昀轻手轻脚给长庚披上薄毯,小心地抽出他手里沾着墨的狼毫笔摆在笔托上,在长庚身边坐下。

 

来不及换下带着淡淡风沙味的轻甲,顾昀只是侧过头,细细地数着长庚的眼睫毛。

 

颤抖着的、长长的、好看的眼睫毛。

 

回忆打马灯似的,一幕幕穿梭而过。再怎样奔波劳碌,日子也要一天天地过。

 

尽管都有过要“放手了,不干了,力不从心了……”这样的想法,但是顾昀明白得很,他们两个,生来都不是于家国大事之中能够轻易放手的人。

 

短暂相逢,已是不易。何况他不过转头又要走。

只是他溜达过来时隐约听得“雁王殿下又通宵了”此类的话。

 

看到长庚眼底下淡青色的眼圈,顾昀心里一时杂陈。

 

他的小长庚,那个曾经嘴上嫌弃他个没完的小混蛋,那个天真的小镇少年,终于还是长大了。

 

在他无暇细数的时光里,就这样、一夜之间般的,成了长身玉立的翩翩公子,成了文韬武略的亲王殿下。

 

顾昀自知时间紧张,此时边境与两江地区尚有许多事物亟待解决,他必须快些启程。

 

于是他又提起笔,蘸蘸墨,草草帮着他处理了剩下的小堆文书,在一张纸上记下了要点之类。一时间正襟危坐,凝神提笔写个不停。

 

雨将霁,只听见水沿着屋檐角滴落下来,“滴答”一声,极其清晰。

 

认真写着文书的顾昀没有看到,雁王殿下稍稍挪动,从臂弯中露出一个眼角,打量着他的大帅,在流动着风沙味道的空气里头,悄悄细数他的眼睫毛。

 

此时恰逢,岁月静好。

 

就是个存梗楼orz
大概是一些看到的好(误)东西
至于写不写进文章
全都随缘´_>`

不足贵(肆)——180614.

【——这里是子霂,欢迎勾搭也欢迎捉虫、提出意见】

/连更!最后一发!我!要去集训了!我们!三周后见!(小透明悄咪咪问有没有人给我准备生日礼物quuuuuq)

/前文走链:不足贵(序)      不足贵(壹)     不足贵(贰)     不足贵(叁)

/ps.本文有时间线存在,如果有bug,欢迎评论区or私信捉虫讨论,不胜感激。

小透明求各位留下评论红心小蓝手quuuq

沙雕文作者嘤嘤怪夺舍上身XD

 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start.——{我jio得这章看得我挺难受的...}

【这趴比较重要所以我单独放了反正就这么的吧.jpg】

 

【时间:射日之征期间(可能跟原著有点出入...)】 

【地点:莲花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】

 

魏无羡……你去哪里了?我可是,找了你好久。哈……老是一个人,我就算跟你学得再无赖,也要笑不出来了。

 

好累啊,魏无羡。

 

好累啊,师兄。

 

 

江澄披着一件淡紫色外袍,一个人抱着几坛酒,走进莲花坞的亭子里,坐下来。

 

过去魏无羡就在这里,抱着一个酒坛子,拍开泥封,笑着把散发辛香、澄澈的酒液一股脑灌进自己嘴里,然后在月光下笑着看自己头回喝酒咳嗽个不停地狼狈模样。

 

平日里闪着狡黠光芒的眼睛眯成一条柔和的曲线。他一边嘲笑自己,一边拍着自己的背,得意吹嘘他有多能喝。

 

“那天我们就这月光下酒,笑声惊起藕花深处三两入梦鸿鹄。”

 

“它们在月光下展翅,向着不同的方向,越飞,越远,然后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。”

 

若是两人对酌,今晚是个极好的夜晚。安静,空气里流动着微微的凉。

只是,现在只有他江澄一个人了。

白瓷的酒盏堆堆放放积了一桌,盛过酒的,没盛过酒的,沾了泪的,没沾泪的,全都随意地放在滚落不动的一坛天子笑旁边。

 

地上水渍还未褪尽,几个空坛子骨碌骨碌滚动。酒香味弥漫四散,就着月光数不清江澄到底喝了多少。

 

望着勉勉强强自己在支撑着的、如今的云梦江氏,江澄叹了一口气,小口小口清冽的酒滑入腹中,刺激得肠胃火辣辣的难受。

 

江澄不是个很会适应环境的人。

 

但是就在这些天,他很快习惯了一个人对着其他四副碗筷吃饭,然后努力地重建江家,忙了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,就到匆匆修成的简陋祠堂拜拜父母亲,或者是一个人坐在这里。

 

这里,过去好看的很。满塘的莲叶,夏日荷花盛开,整个莲花坞里都是淡淡的香味。

 

他小时候曾和魏无羡在这里一起玩水,捉鱼,摘莲蓬,也在莲香弥漫的季节和家人在这里歇凉。

 

如今,放眼残荷败藕,萧条、不景气。

 

 

 

江澄不想去找姐姐,也不愿意把她接回来。

 

他若让姐姐到这里吃苦,自己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

这些苦,江澄都可以,也必须慢慢学会自己承担。

 

这是云梦江氏得到重振的条件,也是冒死归来的江澄能被世人作为“江家家主”而认可的必须条件。

 

他自己,也深深希望能被别人认可,让别人知道自己并不差。

 

但是这种孤独的成长方式往往最艰难。

 

尤其是到了晚上,堆积的情绪——悲伤,焦虑,疑惑,烦闷就会倾泻出来,难以阻挡。

 

他到底还是想念的,哪怕那个人有点麻烦,有点欠揍。好歹......互相度过了最最难熬的时刻。

 

但是此时即便没有他,自己也要独自把许多担子都承担起来,无论肩膀上会硌出多少血,这份沉甸甸的东西,都需要他承担。

 

结果却是阴郁的表情越发阴郁,真是……有些阴鸷过头了。

 

“转眼间也是过去了很多事情。”他把身子蜷起来,喃喃,“我已经是家主了,我等着你来做我的下属,等你给我讲稀奇古怪的事......等你回来......帮我撑起一个江家......"

 

“......等你接着做我一辈子的好兄弟......哈,这样的肉麻话,面对着你那张脸,还真的说不出来。”

 

他停顿片刻,自顾自的接着说:“我……还是什么都不敢和曦臣哥哥说。我......有我的江家要去努力重建,他姑苏蓝氏的事务也不轻松,我也不知道究竟......之后会怎么样了,大概是无疾而终吧。”

 

“师兄你说,曦臣哥哥是不是完全不知道这事情啊?哈哈,我也……从来都……不曾说过。我……真没有胆子去说了……”

 

“我......等得有些累了,有些厌倦了。”

 

“但是许多过去的事,又老是让我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,想起他来。”

 

“大概......人各有命。我们两个肩上的担子,都没能够轻松到哪里去。这个时候,就算并肩而行,心里所想,早也就无关风月了。”

 

“况且……如果他会讨厌我呢?”

 

“毕竟......我已经、已经什么都堵不起了啊。我这人生里的短短十来年,赌什么,都会输的。”

 

“我、我赌放风筝,就没有赢过……我赌我可以和父亲母亲活得长长久久,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在了……我赌我能把原来的你带回来,保护好最后的家人,可是、可是我……到现在,都没能看到你……"

 

“魏婴……我已经,输不起了啊。”

 

痴痴看着水中恍惚一个模糊的月亮影子,圆满的形状,忽而被泛起的波纹,打碎在水中。

 

江澄踌躇良久,怅然迟迟说道:“只要不把蓝曦臣作为赌注……就算是我步步走错,满盘皆输,得不到什么圆满下场......也可以、可以不那么难看......不那么难过。”

 

月华满地,玉阶生凉,月光笼罩下的莲花坞,冷了。侵染寒意的孤寂在弥漫着酒气的空气里肆意滋长。

 

 

 

风起簌簌,江澄脸色微微泛红,披着紫色外袍,不顾狼藉一片,跌跌撞撞走远了。

 

白衣角飘动,不远处的花架下,一片阴翳中信步走出一个人,云纹抹额尚在,只是衣衫略显凌乱,眉间依稀风尘疲倦痕迹。

 

他却只是向着那人跌跌撞撞离去的身影伸出了手,抓到的却是虚无。毕竟,他犹豫了。

 

对于江晚吟,他从来都是喜欢的,只是这份心意是否会被接受?

 

蓝曦臣不确定。

 

江澄喃喃自语的一席话,他却没能够听得真切。像是隔着茫茫一层雾气,隐隐约约并不清楚。

 

但有一句话,平白让他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

“人各有命......我...肩上的担子......没轻松到哪里去...这个时候......心里所想...早也就无关风月了......”

 

对于这一件事情,蓝曦臣,终于再一次犹豫了。

 

虽然……虽然自己的心思已经埋藏很久了,但是晚吟知不知呢?

 

就算他知道,又是否能够接受自己呢?

 

再者……两个人都是要做家主的人 ,都将在未来成为一宗的主心骨与至高的荣耀,踏上修真界的一方神坛,接受世人敬仰。

 

如果真的确定了这种……世人都认为很是不齿的关系,是否能够被至亲与身边的人们接受?

 

晚吟心气之高,性情之傲从小他是深知的。和晚吟一起长大的他也明白,晚吟不能接受这种打击。他也不愿意,让自己……深深喜欢了这么久的人,遭这样的罪。

 

绝对不能。

 

这些终究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晚吟——晚吟他,会怎样看自己的这样一份心意呢?

 

自始至今,自己都丝毫没有感觉出这方面的意思……或许,关系也就只应该止步于当前这样的、极好的、极亲密的,所谓朋友关系了罢。

 

蓝曦臣深色的眼眸中划过的一丝光芒,也像沉入水中的火星一般迅速地熄灭了,凉透了。

 

是的,现实如此。无论怎样都无法确定晚吟的想法。蓝曦臣其实也不过杯酒入肚,酒气上涌,偷偷跑出来找江澄罢了。醉酒后胡闹的性子,其实也没有改。

 

只是一想到那个人,心里总是会充斥诸多情绪,血液奔涌,竟然也一下子就清醒过来。细细一想,到底也是彻彻底底的扫了兴致了。

 

“罢了,晚吟……晚吟,江……晚吟。”

 

蓝曦臣就这样站在属于莲花坞的满园萧瑟月光里,一身白衣染上几分清冷,几分凌厉,褪去了平日里和熙的模样,生生被重重心事磨砺出了棱角几分。残影中自有一般落寞,一般惆怅。

 

寥寥落落,俨然就是大略回过神出门吹风、预备回亭子收拾残局的江澄,那眼睫上一抹干净白月光。

 

江澄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地看着,看着这个白日里满面笑容,清雅温柔的人,此时此刻脸上表情几多变化,紧闭双眼,或微抿嘴唇,竟无半点笑容。

 

他在想什么?江澄不知道。只是那种失落,竟然仙人模样的蓝曦臣,有了片刻,跌落凡尘,尝到落寞滋味。

 

江澄只是呆呆站着,想着。

 

大概,能够让他做出如此表情的,不会是我了。

 

总有一个人,会陪在他身边,让他落入红尘,让他离不了,让他寂寞。

 

只是这个人......不会是我罢了。

 

月光流淌,恍惚如梦。沉醉亦或醒来,不过一念之间。

 

指甲刺入掌心,传来阵阵疼痛。江澄选择醒来,发现这竟然不是错觉。

 

眼前的这人,是真实的,有温度的,也有脆弱的。

 

突然之间,江澄很想笑,大声地笑,然后笑着笑着,哭出声来,大滴大滴眼泪砸碎在青石板砖上,渗进心脏里,兀自苦涩。

 

但是现在的他,做不到。

 

他只能目送着,目送着,谪仙人一样的、颇有些许落寞的蓝曦臣,慢慢地走近月色浸染的一团朦胧雾气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

那一定是仙人,回到属于他自己的一片天上去,被风吹得有些冷的江澄这样想着。

 

可是他的天空,大抵向来都容不下这样一个我。

 

江澄指尖触碰到冰凉的白瓷,手一个劲往回缩。侧过头,恰恰盈满了一眼的白色月光。

 

这光真冷,冷得江澄微肿的眼睛里的泪,被冰冷得风全都吹落。

 

——to be continued.——

 

是我没错了quuuuuq

-郁森-:

请这么对待我谢谢 

温酒执谁:

是我本人无误了😂

青绯:

是我了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大概是个军装菊???
(ノ∀`)没脸见人了quuuuq
小菊我对不起你quuuuq